网站首页 走进和政 政务动态 信息公开 政民互动 办事服务 专题专栏 招商引资 和政旅游
宁河五关
发布时间:2015-03-13     浏览次数:3918

 
明朝从朱元璋洪武年间开始的300多年的统治时期,主要敌人是退居到漠北的蒙古人,因而秦汉时期所谓的北边,到这时又成了主要的国防线。巩固边防耗费了劳动人民的无穷血汗,牺牲了无数劳动人民的生命。明代把这一国防线称为“九边”,在甘肃之外有榆林、三关、大同、
宣化、蓟镇、辽东六边,在甘肃有宁夏、固原、甘肃三边。明初,
元力图恢复,时常在大同、宣化府一带进扰,因而明初的边防建设重点在榆林以东的六边。到了明朝景泰、天启之间,
边患一天多似一天。成化年间,鞑靼毛里孩进扰延绥、固原后,才开始建筑延绥至甘肃一带的墙、壕、墩、堡。不久,吐鲁番部族进扰哈密,俺答汗也出来骚扰西部边境,这就使得甘肃三边防备与东部六边显得同样重要。自延绥巡抚总制余子俊修筑榆林边墙西面到达宁夏花马池后,总制杨一清、王琼、王宪、
天和、唐龙等继续在这里修筑边墙和军事建筑。
而河州地区应同时面临北元和西南吐蕃的双重威胁,加强边防建设显得十分紧迫而必要。明洪武三年(1370年),御使大夫邓愈统率诸将攻克洮州、岷州和河州之后,出于政治上和军事上的需要,在当时河州
的边境,沿白石山——太子山——小积石山脉,选择山巅、垭口,“由东而西,西而北”,设置了数十座关隘,作为捍卫西部重镇河州,抵御西南游牧民族“入侵”劫掠的屏障。这就是史书听说的“明代河州二十四关”。清代河州进士邓隆有一诗描写了河州24关的险要,诗中咏道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宛转青云郁作梯, 飞楼缥缈接高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仙人一去何时返,
古观千秋待客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井桑麻流水外, 廿关风雨大荒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凭栏远眺情无限, 塞上年来靖鼓鼙。
   
和政,作为当时河州卫所属的一个县,在地理位置上南接白石山、太子山与吐番地界相连,处军事要冲。所以在当时的宁河县就设了五关:

    乔家岔关
   
位于和政县罗家集大滩村南约7.5公里处,有石栅一道,遗迹依稀可辨。有小路可通槐树关和牙塘关。在北宋年间,乔家岔关内外是唃厮啰第二位夫人乔氏家所居之地。史籍记载,唃厮啰原娶李立遵女为妻。他脱离李立遵后,又与当地大族乔家结盟,娶乔家女子为妻。原配李氏与之争宠,而致失和。《宋史•吐蕃传》:“乔氏有姿色,居历精城,所部可六七万人,号令明,人惮服之”。北宋朝廷于宝元二年(1039)四月封乔氏永嘉郡夫人。《大清一统志》卷199云:“历精城在河州西南……州南有乔家族。”关内有马崖寺,清进士邓隆前往朝拜,并作《马崖》一诗,以其纪胜:
   
无术可肖夏,   单骑遁绿野。
    崎岖达山凹,   万树隐兰若。
    乱峰竞围绕,   双泉直奔泻。
    山花寂寂红,  
化雨纷纷洒。
    席草罗酒肴,   箕踞怪石下。
    童叟发清歌,   俗能不伤雅。
    薄言采山果,  
支离不盈把。
    刹那数雨旸,   省悟天地假。
    狂风吹转蓬,   漂泊胡为者。
    何当谢红尘,  
同来结白社。
    闻道逾十年,   目愧力行寡。
    善灯恶如崩,   悬崖谁勤马。


    牙塘关
   
明称宁河关,清称牙塘关,关内为河州中马十九族,牙塘族驻地,在和政县买家集镇牙塘村柳梅滩南2.5公里处。关口曾有石栅一道,今无存。谷口一片开阔,满滩浑圆巨石,可能是远古时期冰川移动时留下的遗迹,石间丛生大叶柳。牙塘河在和政县城与达浪河汇合,明以前称大夏河。自明《一统志》误称漓水为大夏河后,此河以广通河称之。河州学者邓隆先生有《漓水•大夏水考》,考证很详细,文载《导河县志•艺文》。现南阳渠渠首就是牙塘河水库,碧波荡漾,青山倒影,已成为一处旅游休闲的胜地。
   
诗人马敬堂有《游兴八首》,其中《柳梅滩》云:
    柳梅滩前道路长,  师生策马并寻芳。
    连宵剪烛酬宾客, 
厚谊隆情讵可忘。
     《牙塘关》云:
    乘兴闲游趣味长,  山清水秀羡牙塘。
    三关附近多名胜,  不但松岩独擅扬。


    杀马关
   
后称新营关。在和政县新营乡上寺沟村南约3公里处。峡口有石栅一道,遗迹可见。诗人马敬堂有《游新营关》一诗,描写关内景色,值得一读:
     
雄关西南屹,  厥名曰新营。
      长老每传述,  当年曾驻兵。
      驻兵在何代,  考据殊无从。
      但通番汉路, 
此为最要冲。
      余闻形势壮,  久欲一游观。
      适有知交者,  邀我往盘桓。
      知交者为谁, 
石君号礼亭。
      家在关前住,  连日作居停。
      矧其期功亲,  殷勤都一般。
      款我共饮酒, 
伴我同进关。
      青红挺奇石,  峭壁夹两旁。
      壁高出天际,  危险真非常。
      中有河一道, 
波涛汹涌来。
      穿流乱石孔,  声尤挟风雷。
      此地官军守,  寇盗术自穷。
      假如寇盗据, 
官军亦难攻。
      草长荒径迷,  树杂老山深。
      飞鸟不肯下,  毒虫莫敢擒。
      岩间多洞穴, 
殆有野兽居。
      虎豹常出没,  更休问其余。
      入峡六七里,  有滩八开叉。
      地亦不平坦, 
聊憩且烹茶。
      或侈谈山脉,  或考究河源。
      或同恣渔猎,  或互叙寒暄。
      忽闻崖谷应, 
恍若有人呼。
      我见牛运粮,  群牧啸于途。
      伙亦有汉人,  朗朗唱山歌。
      言无遇响马, 
庶几平安过。
      余意更进行,  冒险探深幽。
      同人谓不必,  就此可以休。
      询知峡甚窎, 
出去乃荒郊。
      一日经麦乌,  二日抵临洮。
      由滩周览眺,  景色穷高低。
      勾留数点钟, 
斜阳已在西。
      兴尽罢流连,  行将后旋归。
      须臾风云作,  跨骑迅如飞。
      归来回首望, 
关口雨潜潸。
      特书纪时日,  庚辰小暑天。
      礼亭好文学,  嘱我播诸诗。
      如谱急就章, 
工拙非所思。
     
在元代,杀马关里曾走过一支雄壮的队伍。这支队伍骑着马,用牦牛驮着帐篷、罗锅、面粉等生活用品和用具,由一支规模较大的军队护送,溯流而上,翻山越岭,向西而去。他们是由元世祖忽必烈派遣,为首的钦差大臣是荣禄公都实和其弟翰林学士阔阔出。他们率随从出关,是为西探黄河之源。忽必烈对他们说:“黄河入中国,大禹曾经疏导,起于河州积石之地。汉、唐盛世没有探测到它的源头。现在入我大元帝国的版图,朕要探其源头,并在河源之地筑一座城市,便利番汉互市,使那里贡物从水路进京。这是历代所没有的,今天我要实现,给后世以无穷利益。但寻不到合适的人选。都实,你过去一直给朝廷干得很好,而且熟悉藏语,去办理这件事情,我就放心了。”于是封都实为招讨使,佩金虎符,与其弟阔阔出率队从此出关西行,探黄河之源。此时正是元至元十七年(1280)。同年四月,他们来到河州,准备衣服、粮食、辎重,休整月余,便取道宁河驿(今和政县城),出杀马关,过泰山达班,西行四五千里,始抵河源,测定黄河之源为星宿海。他们看到那里“有泉百余眼,或潦水沮洳散涣。方可七八十里,且汛溺不胜人迹,近观弗克,傍履高山下视,灿若日星”,当地牧人叫火墩脑儿,汉译为星宿海。后,翰林学士潘昂霄与阔阔出共事,阔阔出告诉他探黄河之源的事,潘昂霄写了一篇有名的《穷河源记》。都实是满洲人,姓蒲察氏,授统乌思藏(今西藏)暨招讨都元帅,曾三至卫藏地区。阔阔出时为甘肃省参知政事。
关内为河州中马十九族之杀马族驻地。土司姓苏,今买家集苏家乡苏姓是其后裔。此族原为循化厅所属,后划入洮岷路管辖。清雍正四年(1726)因地粮不清,无地缴粮,无丁征调戊边,河岷二厅互相推诿,苏土司上诉,苏败诉谪戊边地。杀马关多生杜鹃,红、白二色,初春开花,漫山遍野,一片芬芳。两旁山崖如削,石色斑斓,湿润如玉,十分美丽。夏秋多有游人寻胜,是一个旅游好去处。沟内有铁矿石,品位很高,但属鸡窝矿,开采价值较低。


      思巴思关
     
明代称为山口,清称关。在和政县新庄乡草滩村南约2公里的峡口。1980年代,村前还有青杨古树三株,相距10米,老皮龟裂,虬枝青苍。这里原是藏族村落,村前栽植挂嘛尼旗的树木保存至今,树龄约有五六百年了。关内驻思巴思族。在思巴思大庄有思巴寺,为藏传佛教寺院。诗人马敬堂有《游思巴思关》一诗,记其历史和关内形胜,写关内风光,情景如画:
     
南乡思巴思,  土户世相仍。
      其族分有九,  珍珠总名称。
      关起尕歌滩,  形势极险峻。
      有警扼其喉, 
万人亦难进。
      余以辛已夏,  约伴曾往游。
      关乃深石峡,  又号椽子沟。
      沟中路戳断, 
为防兵戈扰。
      因此历年来,  出入行人少。
      余既两同伴,  哺时始到关。
      关内甚闲静, 
流水傍高山。
      山则峰对峰,  水则河一道。
      俨然荆关图,  景象绝妙好。
      不见兽走圹, 
但闻鸟鸣林。
      拾柴烹茶酒,  聊且憩绿阴。
      咫尺望关门,  约有五里许。
      贾勇再向前, 
当亦无阻御。
      惟时已过午,  何必不延迁。
      风熏云日丽,  趁此好言旋。
      若问同伴人, 
俱系荨麻友。
      一为杨震宗,  一为唐尧后。
      两生虽卒业,  家世俱为农。
      归途话耕读, 
谡谡恍入松。


      陡石关
     
关在和政县吊滩乡吊滩村,有石栅一道,遗迹尚存。其位置在今松鸣岩(小峡口)。陡者,为陡峭,垂直之意。传说有明永乐年间,河州知州刘昭在松鸣岩围猎,见小峡河滩有三座磐石,其形如斗,大小依次排列,刘昭甚觉奇异,便随口说道:“石、斗、升,三足鼎立,便把此关取名为斗石关”,后来又称“陡石关”。不论“斗”还是“陡”均与其当地自然特征有关。
清道光时进士张和有《松岩迭翠》七律一章:
   
迭嶂层峦看不明,  万松积翠锁峥嵘。
    楼台偶露林间影,  风雨时听树杪声。
    羌笛遥传边曲古,  雪山寒接暮云横。
   
登临应有孙登啸,  半岭斜阳鸾凤鸣。
      清乾隆拔贡吴镇有《陡石关望终南》云:
      爽气满遥岑,  苍茫自古今。
     
云蒸晴不辨,  霜冷夏难禁。
      虎豹分山国,  羌戎占木林。
      居然耕凿好,  帝力一何深。
     
宁河“五关”自明洪武年间始,每关设官一员,军五十名,定为一年一换,司防务。至清朝初期,撤出守军,关隘因无兵驻守,日渐衰落而倾,如今已找不到五关的遗迹,查诸史册,只能确定其大概方位。

版权所有:和政县人民政府    承办单位:和政县政府信息中心
地址:和政县1号统办楼    邮编:731200    网站标识码:6229220007     网站地图
陇ICP备15001339号-1    甘公网安备62292202000002号    网站统计     技术支持:天杰网络